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教育理想:把学数学变成有趣的事

以自己的姿势飞翔

 
 
 

日志

 
 

【引用】李镇西《做最好的老师》之十:做胸襟开阔、心灵自由的班主任等七则  

2012-02-19 20:24:02|  分类: 梅梅学习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胸襟开阔、心灵自由的班主任(1)

  我曾在1991年的《 班主任》杂志上撰文呼吁“解放班主任”,不少人却对我说“无法解放”,理由是“学校领导不愿‘解放’我们”。这实在是对“解放班主任”的一种误解。我所提倡的 “解放班主任”并不是针对学校领导的“争自由,求解放”,而是班主任在民主和科学教育思想指导下的“自我解放”。这里的“自我解放”主要应该体现在两个方面,即改进方法以减轻工作负担和调节心理以缓解精神压力。今天,我着重谈谈后者。
  都说当班主任很累很累。在我看来,这个“累”的体现除了工作的繁忙外,更多的在于班主任心灵的沉重,而且“心累”胜于“身累”。比起一般的科任教师,班主任的心理负荷要大得多:领导的评价、同事的议论、家长的批评以及学生的意见……往往都会成为班主任心灵的绳索。因此,正确对待周围的舆论并随时调适自己的心理状态,是每一位班主任精神上“自我解放”的关键。
  一、对待领导的评价要冷静
  没有哪一个班主任敢说他一点不在乎领导对自己的评价。但是,过分注重领导对自己以及自己所带班级的评价,却往往会使自己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如果得到了领导的表扬,他可能会喜不自胜而在以后的工作中战战兢兢以期“不辜负领导的鼓励”;如果受到了领导的批评,他可能会万分沮丧而长时间笼罩在失败的阴影之中;如果领导的批评是冤枉了他或者他的班级在德育评估时被莫名其妙地扣了几分,他更可能会睡眠不足、食欲不振、血压上升、肝火旺盛……
  其实,领导的评价固然是一个班主任工作好坏的标志之一,但决不是唯一的标志;而且,我们的工作难道仅仅是为了得到领导的青睐吗?显然不是。因此,我们完全可以用另一种心态来面对领导的评价:领导表扬了自己,说明自己的工作在某一方面达到了学校的要求,但也不过是“某一方面”而已,有啥值得“喜不自胜”的?而且,领导表扬你也就表扬了,你还是一个普通的班主任,你的班级还是一个普通的班级,人家没有也不会把你当成政治局常委来挑剔;如果你太看重得到的表扬并不断警告自己“要谦虚啊”、“千万不要翘尾巴啊”,那是你自己太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了!领导批评了自己,如果确实是自己的错,那没什么,心平气和地接受并尽可能地改正就是了嘛!只要干工作,就会有差错,有了差错挨几句批评谁都会遇到的,无所谓“丢面子”,因而也大可不必“万分沮丧”。至于领导确实冤枉了自己或者自己的班级受到不公正的评价,我的看法是,“冤枉”也罢,“不公正”也罢,由它去!我们的工作又不是为了领导而是为了自己的良心——只要问心无愧,便自有公论。这样一想,保管消肿化淤顺气。当然,这里实际上还有一个以和善的心绪对待领导的问题。首先,不要动辄觉得领导冤枉了自己,而要仔细检查自己是否有了过失却“当局者迷”;其次,即使领导真的批评错了,也不要轻易认定领导是“存心与我过不去”,须知我们也不时错批评学生呢!既然我们希望学生原谅我们的过错,我们又为什么不可以原谅领导呢?
  有时还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在改进班主任工作的过程中,明明自己是对的,却得不到领导的理解和支持,反而还受到指责与批评。这种情形最容易使一些班主任感到委屈因而垂头丧气。每当此时,我们应该通过理解领导来赢得领导的理解。所谓“理解领导”,就是站在领导的角度纵观全局。这样,我们就会看到:某一项符合本班实际的改革,却不一定符合全校的实际;或者某一举措虽然在理论上无懈可击,可是具体实践的条件却还不太成熟;或者某一做法尽管代表了教育改革的方向,但若猝然“一刀切”地大面积推广,却只会适得其反……所以,我们与领导的“分歧”,未必是“改革与保守”之争,而往往是局部和整体、设想和操作、渐进和突变等方面的暂时错位。这样一想,我们便会以建设性的积极态度听取领导的意见,进而赢得领导对我们责任心的信任和事业心的理解,并允许或者至少是默认我们在服从大局的前提下所进行的有益探索。当我们的改革实验确有成效的时候,领导的支持便是自然而然的了。
  对待领导的评价要冷静,力争做到不因领导的表扬而欣喜若狂,也不因领导的批评而气急败坏。古人所提倡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确是大大有助于心理健康的。
  二、对待同事的议论要宽容
  “人言”之所以“可畏”,在于它所直接伤害的是人的心灵。但“人言”的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任何人都不可能不被人背后议论。因此,要想避免心灵伤害,与其徒劳地去“制止”“人言”的产生,不如为自己筑起一道心灵的防线——这道防线便是“宽容”。
  我们平时所遇到的来自同事的议论,不外乎三种情况:中肯的批评、善良的误解和恶意的中伤。对于中肯的批评,我们应“闻过则喜”,不应“一蹴即跳”。既然是自己错了,“跳”也没用——那只会显出自己心胸的狭隘。有的人也许会说:“既然是中肯的批评,为什么不当面向我提出,而要在我背后议论呢?”我认为,只要人家说得对,就别计较别人是当面提出还是背后议论;如果硬要“计较”,不妨“计较”一下:为什么别人不愿向我当面提出呢?真的这样一“计较”,可能又会 “计较”出自己的一些不足——这不又有利于自己进步了吗?对于善良的误解,也应心平气和地对待。同事之间,在性格特点、处事方式、思维角度乃至教育观念等方面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所以,某些正确的见解与做法暂时不被人接受甚至遭到误解,这是难以避免的。既然人家没有恶意,也就大可不必怨恨人家。明智的做法是,能够解释的尽可能解释,一时解释不清的干脆不解释,自己该怎么干就怎么干;要相信“日久见人心”,更要相信“事实胜于雄辩”——消除误解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做出让人信服的成就!
  那么,对于恶意的中伤,我们是不是就应该“奋起自卫”、“迎头痛击”呢?我的体会是,仍然尽可能地宽容。我们不妨分析一下“恶意中伤”所产生的原因。首先,中伤者往往是心理不健康者;其次,你的某一方面也许比他强那么一点点,使他感到“怅然心中烦”,他需要宣泄;另外,中伤者希望你因受到中伤而火冒三丈,看到你不胜委屈地向群众辩诬、向领导申告、向所有“愿意”听你诉说的人诉说的狼狈样儿,他会获得一种心理平衡。由此可见,恶意中伤者是小人。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他根本无法理解你的思想境界更无法进入你的精神世界,你何必与他一般见识呢。外国谚语说:“当你与傻子吵架时,旁边的观众往往分不清究竟谁是傻子。”正如苏霍姆林斯基所说的“大写的人”,是不可能因小人的流言而失去自己的尊严的。
  还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同事的议论,绝大多数还是属于中肯的批评和善良的误解,真正恶意的中伤是极个别的。因此,面对不那么中听的议论,我们的确应以宽容之心待之。

做胸襟开阔、心灵自由的班主任(2)
    三、对待家长的批评要平和
  这里的家长当然是指学生家长。班主任的心理压力很多时候来自学生家长——尤其是得知一些家长直接向学校领导“告状”时,更容易怒火中烧,觉得家长们太不尊重自己了。于是,又是找领导解释“那只是个别家长不实事求是的诬告,而且这个家长的娃儿是标准的差生”,又是开家长会“辟谣”,并声明:“有什么意见直接对我说嘛,怎么动不动就捅到校长那里去呢?”说实话,我以前正是这样一个班主任,我也因此常常气急败坏、恼羞成怒,“悲壮”而又滑稽!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初不只是心胸狭隘、认识片面,关键是自己的“家长观”有问题。
  学生家长中当然难免有个别修养极差而又道德低下者,但应该相信,绝大多数家长对班主任是真心尊重并对班主任的工作持积极合作的态度的。说得“世故”点,人家把自己的娃儿送到你的手下,他凭什么要无缘无故地与你过不去嘛,一个家庭都会有磕磕碰碰,那么如同一个小社会的一个班的所有成员(当然包括学生家长在内)之间自然会有各种矛盾,家长们对班主任有这样那样的看法、意见,更是再正常不过了。怎么办?根据本人过去的教训,我得出结论:以宽宏的民主胸襟平和地容纳学生家长的各种意见,包括尖锐的批评或者刺耳的“杂音”。如果像我当初那样,总认为:“既然我是一班之主任,那当然就得听我的;家长毕竟不懂教育,如果被家长牵着鼻子走,还要我班主任干什么?”于是,每次家长会都是我的“一言堂”,即使有所谓“家长委员会”,也不过是为了班上的事有人跑腿或者学生春游时找车子方便一点。这样一来,家长当然不敢在我面前“乱说乱动”,而只会对我十分客气甚至毕恭毕敬,但是,校长那里所收到的家长对我的“告状信”却多起来了,于是,我的烦恼也就多起来了——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感到“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反过来,如果我们畅通班主任与家长之间的交流渠道,经常主动听取家长对班级工作的批评,并随时吸收其合理因素改进我们的工作,或者即使家长们的意见不尽合理,但我们也充分尊重他们发表不同看法的权利,那么,一般说来,家长们是会与班主任真诚配合的,我们工作起来也就心情舒畅多了。
  当然,即使这样,有的家长可能仍然爱好“直接与学校领导个别交换意见”,我的看法是,这是人家不容剥夺的民主权利,理应受到尊重与保护;至于他向领导“个别交换”的“意见”是否属于“诬告”,是否会有损班主任的名誉,我们应充分相信领导的洞察力与处事水平。“文革”中,曾一度流行苏联影片《 列宁在1918 》中一句“名言”:“我们不理睬他!”——“人民委员斯大林”的这句台词用来对付今天某些家长居心叵测的“告状”,倒是十分合适的。
  四、对待学生的意见要豁达
  在各种舆论中,对班主任心灵最大的伤害,可能莫过于自己学生“反戈一击”的“背叛”——公开与自己“唱对台戏”,或借学校进行教学调查的时候向校领导 “告”班主任的“状”……想想看,自己每天早出晚归忙工作,辛辛苦苦为学生,满腔青春血、一把老骨头,换来的竟然是学生的“不满意”!叫人怎能想得通、睡得着呢?!又叫人怎能忍受这窝囊罪、咽下这不平气呢?!
  其实,只要我们意识到学生毕竟是学生,而自己是长他们十几岁乃至几十岁的成年人,便什么都想得通睡得着,既能忍受“窝囊罪”又能咽下“不平气”了。既然是学生,他们必然不成熟:胸无城府,说话直率,思想偏激,认识片面……他对我们提意见甚至是不太实事求是的“意见”,一般都不是因为师生“感情危机”,更不会有什么恶意。觉得不满意,就要说出来——这就是学生的幼稚之处,也正是他们的可爱之处。当然,很多时候,学生的意见的确与实际情况多少有些出入,这往往并非他们有意“乱说”,而是因为他们儿童式的思维导致他们“判断失误”。比如:课堂上他答不出问题,老师叫他站着想一下,他可能便会认为老师是在“体罚”他;老师偶尔有过两次几秒钟的迟到,学生便可能在下一次教学调查中说老师“经常迟到” (因为在他们看来,老师有一次迟到都是不应该的);在一次轻松活泼的教学气氛中,教师爱抚地称学生为“小傻瓜”,虽然大多数学生都不会觉得难堪而只会感到亲切,但可能便会有个别学生认定“老师是在侮辱我们”……凡此种种,我们能与学生斤斤计较吗?当然也可能会有因常挨老师的批评而借“反映教学情况”“报复”班主任的个别学生,但作为思想境界远在学生之上的教育者,也是不屑计较这些的。也许有人会说:“我当然不会计较,但领导却会以此来‘计较’我!”对此,还是用得着一句“套话”,即“相信群众相信党”。“相信群众”就是坚信自己的工作好坏自有公论;“相信党”就是坚信大多数领导会正确对待学生的意见,并不会仅仅凭学生的只言片语来评价教师。有了这两个“相信”,我们自然就不会背上思想包袱了。
  对待学生的意见要豁达,还不仅仅关系到教师的人格修养,更体现出我们民主的教育思想。姑且不论学生们合理的意见会有助于我们的工作,而且班主任主动把自己置于学生的监督、制约之中,这是我们每一位有事业心的教育者所理应具备的现代意识。更何况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应该是具有独立人格、平等观念、民主素质的主人,这才能适应将来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跻身世界强盛民族之林的需要。如果我们的学生连向老师说“不”的勇气都没有,这不但是我们教育的悲哀,更是未来中国的悲哀!
  当然,使班主任感到“心累”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教育过程中的种种难题、升学率的压力以及来自社会对班主任过高的期望值等等。但是班主任自己能够尽可能解除的心理重负,我认为就是正确对待领导的评价、同事的议论、家长的批评和学生的意见。常说要注重学生良好心理品质的培养,这是完全正确的;可是教师本身心理素质的自我优化,却还未能引起所有教育者的高度重视。乐观向上,情绪饱满,胸怀坦荡,豁达宽容,正是优良心理品质的体现。唯有在精神上真正站起来的班主任,才能获得彻底的自我解放!法国作家雨果曾用诗一般的语言说:“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心灵!”愿我们每一位班主任朋友都拥有如此宽阔无垠的胸襟与自由舒展的心灵!

展开小组竞争 增强班级活力
   小组是班级学生群体的基本单位。小组建设得好,整个班集体自然会呈现出良好的班风,这应该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然而,以前虽然我在班上一直都设了小组,但其作用并未显示出来或发挥得不明显,究其原因有四:一是教师本人思想上重视不够,总以为小组这种传统形式在新时期德育工作中已难以发挥出更多的教育效益。二是分组不科学,以前班上的小组多是以学习成绩好坏来搭配或以方位座次来组合,而且班内各种小组太多(卫生小组、学习小组、体育锻炼小组等),这在客观上也阻碍了小组积极作用的发挥。三是小组之间缺乏积极的竞争,每个小组很少把自己放在全班的位置中进行建设,久而久之,小组缺乏生气,便成了一种形式而已,最多不过是一个清洁卫生单位或作业收交单位。四是虽然往往每期都在搞先进小组评比,但由于评比缺乏客观标准,大多是凭印象评比,因此评比也流于形式,使小组建设缺乏内在的动力。
  针对这些问题,为了有效地发挥小组建设在班级教育管理中的积极作用,最近我在班内小组建设方面进行了一些尝试性改进与探索,以试图赋予“小组”这种传统的班级管理形式以时代精神与新的生命力。这种改进与探索的核心便是引进竞争机制,开展小组之间的各种竞赛,以推动班级建设的蓬勃发展。
  具体做法如下:
  1. 分组合理。小组类型太多等于就没有小组。为了便于竞争,我在班上只设一种综合小组,这种小组一旦建立,便“永久”不变,而且既是学习小组,也是卫生小组,又是体育小组,还是文娱小组……之所以将小组固定不变,是为了让小组在不断的竞争中增强凝聚力,并看到自己的发展情况。由于是综合小组,因此在人员编配时,尽量考虑各种“人才”的和谐搭配,使竞赛的客观条件尽可能统一。这些小组内同学的座位也一直不变地紧挨着,如遇调换方位,也是全组一起换,这样便于小组的课堂学习交流与讨论。
  2. 竞赛全面。竞赛内容尽可能包括纪律要求的各方面和班级、学校各种活动。大致有这些方面:(1)课堂纪律;(2)学习成绩;(3)劳动卫生;(4)体育比赛;(5)文娱演出;(6)出勤情况;(7)作业收交;(8)为班出力;(9)行为规范;(10)寝室纪律……
  3. 规则统一。开学初,便由班委、小组长开会,拟定小组竞赛的规则。规则大致有这样几点:一是比赛采用积分制,各小组的基础分为100分,然后在此基础上或加或减。如每小组迟到一人次,扣1分;代表班集体出去比赛篮球每人加两分等等。二是比赛规则不追求表面上的绝对“公正”,而要体现出对后进小组进步的鼓励。如每次单元测验完后评比时,小组总分第一、二、三名的分别在小组分上加3、2、1分。但同时又排“成绩进步名次”,前一、二、三名的分别加5、3、2分。三是这个比赛只是“行为”比赛,而不是“观念”比赛,即仅就学生“做了什么”而展开评比,而不是抽象地评“思想觉悟”。
  4. 严格监督。规则一旦制定,便由班干部和各小组长严格监督,具体由班长记载各小组积分进展情况,各小组长也有一本“账簿”,以便查对。积分一月公布一次,使每组都明白本组在全班的地位。
  5. 客观评比。竞赛情况绘成图表贴在教室里,同时,班长和小组长每人手里都有一个底表,这样到了期末评选优秀小组时,根本不用再人为地凭印象“评比”,只消看竞赛表上的积分,优秀小组自然便产生了。
  一期的小组竞赛活动,使我有以下感受:
  1. 竞赛活动确实使小组产生了内在的凝聚力。组员们不但空前团结,而且为了使本组在竞赛中取胜,纷纷自行制定了“组规”,以保证互相监督,真正强化了每个学生的“小组意识”。
  2. 小组凝聚力的产生自然带动了班级风气的好转。比如,以前有的同学不爱学习,现在为了小组荣誉,不但同组同学会督促他,而且他本人也情不自禁会勤奋起来。小组内部、组际之间交流学习蔚然成风。再如,以前教室后面墙上的板报一直办得不太好,现在分到小组,而且纳入评分,每个小组都非常认真,可以说是一期比一期好。
  3. 竞赛评比使一些不好督促检查的要求也得以落实。如《 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以前说过多少次,但总不好检查。现在将此纳入评分,一些最细小的要求(如“坐、走姿势端正”,“衣着整洁”等等)学生也不敢不做到,因为一旦老师、同学发现违反,便要扣小组的分。又如教室里不随便扔纸屑,以前也是“老大难”问题,而现在根本不用我操心,每天中午自会有卫生小组检查扣分。这样一来,卫生状况的保持大大优于过去。
  最后,还想谈谈两点认识。
  第一,组织小组竞争,只是班级管理的一个手段,是班主任工作的一部分,它不可能一劳永逸地取代其他工作。因此,过分夸大其作用也是不合适的,我们在抓小组建设的同时,拟应抓好其他班级教育管理工作。
  第二,我想谈谈对“德育量化”的不同看法。我认为,德育是一项复杂微妙的精神创造,其效果既是长期的,潜移默化的,也是综合性的(即既有观念的——思想、情操、修养、习惯、情趣,又有行为的——各方面的表现)。而且同教学相比,教育具有“非实验性”,因为不好控制各种干扰因素。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说, “德育量化”的提法虽然新颖,却不科学,被“量化”的只是“表现”,而非德育全部效果。小组竞赛也好,操行评分也好,都只是如前所说的“行为”比赛,它可能(仅仅是可能)是德育效果的一部分,可以是德育效果的参考,但决非“量化”后的德育,因为德育无法真正量化,如果我们片面追求“德育量化”,势必使我们已经开始的德育改革回到过去政治思想工作的形式主义老路上去。

假集体主义倾向的防止
    在通过班级建设对学生进行集体主义教育的时候,我们还应警惕和防止目前学校教育中实际上已经出现的假集体主义倾向。何谓“假集体主义倾向”,主要有以下种种表现。
  1.“集体”对个性的压抑。这样的“集体”看起来也许纪律良好,团结一致,但这是以压抑学生个性作为代价换来的,学生在性格、兴趣、才能、思维等方面的个体差异都被“集体”强行“统一”起来了,学生任何一点与众不同,都会在“服从集体”的名义下渐渐消失。学生只有绝对服从,而无任何相对自由;“集体”只有整齐划一,而无半点生机活力。我们所期待的充满真正集体主义气氛的班级,应该是每一个学生个性发展的良好环境。在这样的集体中,同样不可缺少统一的目标、严格的纪律,同样需要学生对集体利益的服从,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都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是为每个学生个性发展服务的。只要不违反纪律,不损害集体利益,集体就应该对学生各方面的“异常”甚至“异端”充满宽容。“一千个人便有一千种智慧。”通过班集体,学生能够以各种方式发现、发挥、发展自己独特的禀赋与才能。而几十个个性鲜明、才华各异的学生又组成了一个既有统一意志,又有斑斓色彩的富有个性的集体。
  2.“集体”对教师的依赖。学校不乏这样的“优秀集体”——课堂纪律良好,集会秩序井然,公益劳动积极,文娱活动踊跃……但其中都有着班主任身先士卒的辛勤身影,一旦失去班主任的率领或守候,紧凑的集体便成了一盘散沙。这样的班级,缺乏自我管理的机制,它的形成、维持与“发展”都是班主任一手操办而成,它始终处于班主任威严的注视之中。集体主义真正深入学生心灵的班集体,首先应该具备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能力与机制——不仅每一个学生(当然首先是学生干部)有着高度的自觉性、责任感,而且还应有来自学生的科学的管理制度。当然,在班集体的草创阶段,班主任事必躬亲不但应该而且必须,但是,集体一旦初步形成,班主任应“退居二线”,“宏观指导”。要让学生意识到,这个集体首先是“我”的,而不是班主任的。对每个学生而言,他如果违反了纪律,不只是感到“对不起老师”,更是“对不起我心爱的集体”。仅仅凭班主任的严厉或感化而形成的“良好班风”,永远不可能是真正的集体主义。
  3.“集体”对虚荣的追求。我们认为,就班级建设而言,集体主义首先是一种内在的凝聚力,而不是外在的装饰品。但现在把集体主义当作班级装饰品的情况并非少见,在一些教育者的眼中,集体主义教育的成果,仅仅是一面面卫生红旗、一张张文娱奖状、一次次板报表扬……当然,良好的班集体理应争取在学校的各种评比中取得好成绩,积极参加学校各项集体活动本身也是集体主义教育的一种形式,问题在于,如果离开了班级内部的和谐团结,离开了唤起学生心灵深处对集体的浓厚感情,而只是一味忙于应付或主动追求各种各样的学校评比(甚至有时有的学生为了“集体荣誉”而不惜弄虚作假),这样的“荣誉”再多,也不足以证明集体主义教育的成功,相反,只会助长学生虚荣心的产生和发展。集体荣誉当然是任何一个班集体都需要的,但它不应是靠“专门追求”而获得,而应该是学生把集体主义思想化为自己对集体的责任感后水到渠成的自然硕果。
  4.“集体”对外界的排斥。这样的“集体”也有着很强的“凝聚力”,但这是出于一种狭隘的小团体主义。学生为了本班的利益不但不会顾全大局,而且还往往有意以各种方式损害兄弟班级的利益。这种班级的学生对别班的成绩总是充满嫉妒,对别班的失误总是幸灾乐祸,而对本班的过失又总极力掩饰,每当参加学校各种大型比赛活动,为了“集体荣誉”总会与外班发生一些矛盾甚至冲突。这种盲目排外的,充满狭隘的小团体色彩和***义气的“集体主义”,与我们所说的作为共产主义道德基本原则的集体主义是毫无共同之处的。我们对学生进行集体主义教育的最终目的,显然不是让学生仅仅爱一个班,而是要让学生的集体观念升华为对学校、对社会、对祖国、对人类进步事业的感情与责任。
  以上这些假集体主义倾向的表现,都是以集体主义教育的名义进行的与集体主义思想背道而驰的有害教育,虽然这种有害教育并不一定是我们教育者的主观追求,而且这些倾向可能还不为每一个教育者所觉察,但它对我们教育的危害是严重的。还应特别指出的是,假集体主义倾向的出现,固然同班主任思想观念、工作能力有关,但更与学校领导对班风评价的标准有更大关系。现在有些学校领导对班风的评价,往往是重共性统一,轻个性特色;重教师躬行,轻学生自理;重外在评比,轻内在凝聚……凡此种种,实际上助长了假集体主义倾向的形成。因此,假集体主义倾向的克服,除了要求班主任提高认识、改进工作外,更需各级领导更新教育观念,科学而全面地评价教育成果。

怎样处理“早恋”
    我班学生已进入初三,我也遇上了往往使教师感到棘手的“早恋”问题,在并不太成功的处理过程中,颇有感触。
  一、不是“早恋”,而是“早念”
  教育者首先应对这类现象的出现有科学而清醒的认识。漫不经心、不以为然甚至放任自流固然不对,主观臆测、危言耸听乃至如临大敌更不足取。我们一些教育者之所以失策往往是因为后者。
  我不必在此过多引用青春期心理特征的有关资料,我只想提出这样一个看法,就绝大多数学生而言,他们那种“朦朦胧胧的意念、感情”,实在不是“早恋”—— “过早恋爱”,而是“早念”——“过早的意念”。我不是在此玩弄文字游戏。真正的恋爱实在脱离绝大多数中学生的实际,而对异性产生一种倾慕、好奇、向往的意念,确实是少男少女们容易不知不觉产生的一种感觉。
  “的确我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由于我的成绩不太好,她常帮助我,我很感激她,也很尊敬她,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情,反正我对她有好感。”(摘自一位男生的来信)请看,这种“感激”、“好感”、“尊敬”,连学生自己也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情,却往往被教师“一针见血”、“明察秋毫”地断定为“早恋”。一旦如此,无论是学生,还是教师,都感到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了。如果说在教师看来,“悲剧将会发生”,那么,正是教师本人揭开了“悲剧”的序幕。
  二、不要把学生往坏处想
  我并不主张“教育万能”、“感化万能”,对于个别确实思想下流、行为违规的学生,我是力主严肃处理的。但我同时又主张,如果我们真的不得不开除一个学生,那么教育者(教师和家长)都应该反思:在这个学生堕落之前,我们对他的无可厚非的“朦胧情”是予以应有的理解和尊重呢,还是一下把这个学生想得很坏而在思想上归之为“品质不好的学生”?
  初中生产生“朦胧情”,就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出于一种既幼稚又纯洁,既荒唐又美好,既感到羞涩又感到兴奋,既觉得不切实际又觉得庄严崇高的矛盾复杂心理。教师如果对此予以充分的理解和尊重,学生是会乐意接受引导的,甚至会充满信任地向教师吐露心曲。相反,教师如果把学生想得很坏,那么,学生会警惕地与教师拉开心理距离。这样,教师的任何“苦口婆心”都是徒劳的。
  当然,由于习惯势力的影响,不少学生自己也会因有“朦胧情”而把自己想得很坏,这就更需要教师的抚慰了。“李老师,当我知道我有这种想法时,我感到自己是一个卑鄙下流的小人,甚至有一种犯罪感。想压抑自己的情感,可是,我的努力是徒劳的。李老师,只要您肯帮助我,我一定听您的话!”(摘自一位女生的来信)我同这位学生谈了整整两个钟头,主要是肯定她这种感情的纯洁和美好(这似乎有点 “大逆不道”,但确实是减轻她负罪感所必需的),然后再告诉她解脱的办法。过了一段时间,我问她:“还在想他没有?”她爽快地回答:“不想那些了!”如果当初我也认为她“坏”而居高临下地帮助她,说不定她至今还在“负罪感”中挣扎或干脆“堕入情网”。
  这里我想引用苏霍姆林斯基的几段精辟论述: “尊重、关怀、细心、掌握分寸等原则在这里具有决定性意义。爱的情感的产生,犹如含苞待放的花,它是长成芳香的玫瑰还是带刺的飞帘,这有赖于我们教师的爱护和教育。当然可以把它剪断或连根拔掉,但这样做就会严重伤害一颗敏感的心,一株新发的幼芽就会长成畸形。”“对学生的精神生活和他们的隐秘角落采取粗暴的态度,最容易从男女青年的相互关系中驱逐出一切高尚的,有道德的,明快的审美情感,并把爱情的生理本能的一面推到首位,激起不健康的好奇心,使男女同学更加疏远,对交往产生一种难忍的恐惧症。”“对待青年男女的爱情持轻蔑乃至嘲讽的态度,恰恰说明教师的教养水平低。”(均摘自《 爱情的教育 》)
  三、善于掌握引导的主动权
  当教师忙于找“早恋”者谈话时,他已经当了消防队员的角色了。当然,为了防止学生的感情泛滥而造成严重的后果,“灭火”措施是应该而且必须的。但是,教育的机智在于善于掌握主动权,随时走在学生思想发展、心理发育的前面。而要防止学生的“朦胧情”发展成真正的早恋,那么就必须在学生还不太懂这些,还不可能产生这种感情的时候开始做工作。
  学生刚进入初三,我分别对男同学、女同学进行了一次题为“珍惜青春,珍重人生”的集体谈心,主要有三个内容:(1)我们的心灵深处可能会发生什么变化?(2)自己怎样认识这些变化?(3)我们该怎样办?我跟学生谈心时的第一句话是:“从你们进初一起,我就盼望着今天这次谈话。”
  的确如此,我刚接到这个班,就有意识地做了大量有助于引导学生安全度过青春期的工作。首先,是设法通过各种活动创造一个精神生活充实、健康的班集体,提倡并鼓励男女同学之间的正常交往,如互相串门、一起旅游、书信来往、结伴回家等等。其次,平时在学生面前对男女方面的问题不回避,正面解释,消除学生对此的神秘感。再其次,通过各种方式教会学生爱他人,尊重他人,培养学生丰富而高尚的情感。我曾对学生进行过这样的谈话:“怎样的男子汉最有风度?”“什么是真正的‘东方女性美’?”“伟人的青少年时代是怎样立志的?”等等。
  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早恋”的原因主要是精神上的孤独。实际上,在精神充实的集体中,“朦胧情”往往更容易产生。“一个集体的生活越是丰富多彩,这类问题就越多。”(苏霍姆林斯基语)但是,教师如果掌握了主动权,“朦胧情”就不会发展成为“早恋”,而会升华为对自己、对他人、对集体的美好情感。
  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苏霍姆林斯基关于“需要在他们刚懂得爱情的时候就教育他们怎样去爱”的观点了,更不难理解苏霍姆林斯基为什么要在他女儿14岁生日那天专门给她写一封谈谈“什么是爱情”的信了。

让每个学生都成为班级管理者
——谈学生干部的培养
  培养学生干部,班主任首先应具备崭新而科学的“学生干部观”。优秀的学生干部无疑是班主任的得力助手,但又不仅仅是助手。他们既在工作上给班主任以有力的配合,又作为代表全体学生对班主任工作进行有效的监督。同时,我们培养学生干部的目的,也不只是为了使自己图个轻松,而是为未来培养组织者、管理者的幼苗。有了这些基本的指导思想,在培养学生干部的具体实施方面,笔者有如下建议。
  一、学生干部的培养应面对全体学生
  如果我们把学生干部的培养放在育人的高度来认识,我们就不会仅仅着眼于少数学生。从教育心理学的角度看,每个学生都希望自己受到信任,渴望自己的长处得到展示,这种正常心理,理应被教师尊重。至于怎样让每个学生都能当干部,不少班主任有许多有效的具体做法,如“轮流班委制”、“值周班长制”、“常务班委和执行班委制”等等。也有教师担心“轮流执政”会削弱班干部队伍的稳定性,使班级缺乏学生核心,从而影响班级建设。为防止这种情况,班干部的配备组成,可采用相对固定与短期轮换相结合的办法。比如,班长任期可长达一年,一般班委任期一学期或半期,小组长任期一个月或半期等等。另外,平时一般班委的变动,也不宜“一锅端”地全部换,而应部分调整,逐步轮换。
  二、学生干部的培养关键是思想观念的培养
  1. 服务意识。学生干部也应“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过,这里的“火”既不是“开场戏”,更不是“下马威”,而是“冬天里的一把火”——对同学真诚周到的关心。我经常这样对新任学生干部讲:“你们上任后一个月之内,只做一点:尽可能细心地在各方面关心帮助同学。要淡化‘干部’意识,要强化‘仆人’意识。让同学们觉得你们是最值得尊敬与依赖的人。这样,你们的威信便开始形成,并为以后大胆工作奠定了深厚的感情基础。”当然,服务于同学,决不是“收买人心”的权宜之计。我们要让学生干部在工作实践中逐步明白:自己为同学所做的一切,都不是额外的“学雷锋,做好事”,而是自己的分内之事,应尽之责。
  2. 主人意识。既是同学的仆人,又是班级的主人,二者是统一的。所谓“主人意识”,有两层意思:一是工作中要有主动性和独立性,不要老是认为自己是老师的助手而消极依赖、被动待命。二是当老师的工作出现疏漏时,应勇于向老师提出,并协助纠正;同时还要敢于作为同学的代表维护同学们的正当利益。作为班级主人的班干部,他们与同学的关系应是既大胆管理,又接受监督;他们与班主任的关系应是既密切配合,又互相督促。
  3. 创造意识。班干部工作确实很辛苦,但如果这些工作同时又是一种创造,那么,辛苦的同时也有快乐,因为创造性的劳动会使人越来越聪明。大到班级管理方式的选择,小到每一项具体活动的设计,都应让学生尽量体现出自己的智慧,使他们随时产生创造的喜悦。
  4. 效率意识。教育并教会学生干部注重工作效率,不仅仅是为了给学生节约时间,有利于他们的学习,更是培养学生一种现代观念。指导学生科学安排时间,合理制定计划,学会“一心多用”,善于简洁发言等等,都可逐步提高学生干部的工作学习效率。我开班干部会,总是和学生干部一起站着开,这么小小一件事,就增强了学生的紧迫感与时间观念。
  三、学生干部的培养更多的是为他们提供机会
  上述思想观念的培养,决不是靠空洞的说教,而是让学生“在游泳中学会游泳”。教师指导当然是需要的,适当培训也未尝不可。但最重要的是,教师要大胆放手,为小干部们提供大量独当一面、大显身手的机会。即使学生在工作中遭到挫折,这也是对他们必要的锻造。何况学生的潜能是不可低估的,几个小学生都可以组织一场精彩的足球赛。学生的个性与潜能一旦发挥释放出来,其工作热情与创造精神往往会使教师惊叹。
  四、学生干部的培养离不开学生集体的健康舆论
  一般教师往往认为,好的班级有赖于一支好的学生干部队伍。这话只对了一半。还应该说,有几流的班集体,就有几流的班干部。因为班级舆论是否健康,非干部学生对学生干部的评价是否公正,这直接影响学生干部的工作热情与工作质量。造就良好的集体舆论,班主任可做这些工作:第一,学生干部的产生,必须经过真正的民主选举,即使学生自荐,也应投票通过。这样才能使学生们感到班干部是“我自己的选择”而非教师的强加,从而有积极配合的思想感情基础。第二,定期让学生对班干部进行评议或投信任票,既使学生干部随时感受到同学的鼓励与监督,又以此引导学生公正无私地评价班干部。第三,期末发动全班同学向班干部写致敬信,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还可评选“最佳班级活动”、 “最佳学生干部”等。第四,对少数工作不佳的学生干部,一方面要进行个别的帮助与指导,另一方面要引导学生发现其工作中某一点可取之处,然后在班上大力表扬,以鼓起这些学生干部的热情与信心,使他们的工作能力在自己原有的基础上能有所提高。

“任何一个不做事的公民都是贼!”
    初一时,我班学生自愿捐款买了一个开水保温桶。学生捐钱与否、捐多捐少均出于自愿(结果有的捐了五角,有的捐了五元,全班每人都捐了)。教室里多了一个保温桶,表面上看是解决了学生喝水的困难,但在我看来,它将时时刻刻发挥出对学生的集体主义教育效益。每天灌开水、擦保温桶、当水不多时先让别人喝……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无一不反映出学生的集体主义情操。
  保温桶刚买回来的时候,考虑到学生年龄太小,我便每天为他们挑开水往保温桶里灌。我整整挑了一年,到了初二,我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学生自己做。本来我可以按学号排序让学生轮流服务,也可以安排班委干部或者小组长来做这件事情,但我认为,班级中应该有一些事情由学生自愿去做,这有利于培养学生自觉为他人奉献为集体尽责的精神。于是,我在班上强调,每天往保温桶里灌开水的事完全由学生们自愿去做。
  我一点不担心这样一来,保温桶会空空如也,因为我相信,肯定有不少学生会心甘情愿把提开水灌保温桶当作为集体出力的机会。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每天总有一些同学早早来到学校,到开水房去提水来把保温桶灌满。有时为了争着去提水,学生之间还吵架抢桶呢!
  于是,我常常借保温桶里的水教育大家:“我们因为有了默默无闻为集体服务的同学而感到了幸福。”学生们也从一杯杯的热开水中体会到了班级的温暖。
  由为保温桶提水而产生的“保温桶效应”,时时刻刻在无声地感染着班里的每一位学生。
  那么,是不是每一个学生都曾为集体提过水呢?凭着对学生的了解,我估计不是,相反,肯定也会有学生“不劳而获”、“坐享其成”。这样,一部分人无私客观上便纵容了另一部分人的自私。但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我仍然不动声色地发挥“保温桶效应”。
  在一次班会课上,我对学生们说:“请喝过保温桶里的水的人举手!”自然是全班同学都举起了手。
  然后我又接着说:“请曾经为保温桶灌过水的人举手!”这次便只有大部分同学举手了。
  “那么,这就说明还有一些同学从来没有为保温桶提过水,却享受着别人提供的服务喽?”我就这么淡淡地问了一声,却让少数学生低下了头。
  “请同学们记住卢梭的一句话——‘任何一个不做事的公民都是贼。’”我没有更多的批评,但这两次举手和我引用的卢梭名言,都自然使那一部分没有提过水的同学惭愧,并受到教育。
  以后,为班上提水的人越来越多了。有时学校伙房没开水了,学生们还争着自己掏钱到街上茶馆去提回开水;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一些同学常常从家里带来菊花晶、果珍之类的饮料冲在保温桶里让大伙儿喝。
  以集体的力量影响学生
  “让学生自己教育自己”还意味着:让集体舆论影响、促进后进学生的转化。这既是指教会每一个学生自我教育,也包括让集体中的一部分学生影响、感化、促进另一部分学生的转化。就目前的学校教育现状而言,后者更重要。
  我们往往赞美这样的班主任,他总是善于通过促膝谈心对个别学生进行循循善诱的思想教育。不错,个别帮助有时是很有效的,仍值得提倡,但这决不是最科学的方法。第一,教师不太可能把过多的精力花在个别谈心上,因为班主任毕竟还有其他大量的工作。第二,对一个“顽固不化”的学生多次谈心,往往只能使他的心里产生厌恶、反感,而面部表情却越来越满不在乎。我就常常陷入这种“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境之中。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运用良好的集体舆论,或许会“柳暗花明又一村”,通过学生自己教育自己,有时会收到比个别谈心更好的效果。
  杨雪梅最使我棘手,她从小失去父母,因而很自卑,而且脾气很怪,对什么都很冷淡,集体观念也很差,我找她谈了几次,她明显地很反感,于是我决定通过同学来影响她。一次,她在校园里随地扔果皮,被罚扫校园,我没有批评她,而是悄悄叫彭艳阳、王小勤几个同学去帮她扫地,以此感化她。我还叫组长多接近她,首先是和她建立感情,然后再引导她参加一些集体活动,比如帮班上抄黑板报,为同学的壁报画插图等。后来,她对集体已有了明显的热情,学习成绩也有了明显的提高。这不能不说是受到了同学们的影响。
  在两届的“未来班”,我都在班里设立了图书柜,书籍、杂志的借阅办法是学生随看随取,自由取书,看后自觉放回书柜。整整三年,没有丢失过一本书和杂志。这当然不能说明这两个班的学生都是绝对诚实。几年来,他们中也许有的学生产生过把书悄悄拿回家的念头,但是,我敢肯定,凭着集体强大的正面舆论,也凭着对班集体的热爱,这些学生会意识到:在这个集体小小的范围内,是不应该偷偷地把书窃为己有的。我想:这种风气不是靠对一百多学生逐个谈心所能产生的。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让集体的舆论影响每一个学生,这有一个关键的前提,这就是教师得首先设法造就一个良好的集体,这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培养学生干部的自治能力(1)
    另外,学生干部的培养,也是通过学生的自我管理,达到学生的自我教育的有效途径。学生干部自治能力的培养,已越来越引起教师,特别是班主任的重视了。不过,让学生自己管理自己,决不仅仅是为了减轻教师的工作量,而是把这作为学生自我教育的好形式。因此,我们在培养学生干部时,不要仅仅满足于让学生独立组织几次活动或主持几次会议,而应着眼于让学生干部通过实际工作,培养献身精神和进取精神,使学生自己发现自己的能力,从而认识自我,表现自我,让自己的个性得到充分发展,增强对生活的自信心。同时,使学生之间展开平等的道德、纪律教育,并锻炼他们的组织、管理、演说等等能力。
  在第二届未来班组建班委会时,我先让同学们选出了他们自己满意的正副班长,然后我宣布由两位班长自己确定任命班委。由于刚进初中,大家还不熟悉,这无疑给两位班长出了一道难题。因此我决定发动大家自荐,以培养更多人的奉献精神。于是,我以布什为竞选总统穿着印有“请选我当总统”字样的背心长跑宣传、罗马尼亚的中学生如何参加学校管理等为例,教育大家:一个人从小就应有自信心、进取心和为公众、为社会尽职献身的精神,这决不是出风头和骄傲,而是高尚、正直和勇敢的体现。果然,放学后,三十多位同学拥到班长那里报名。两位班长为了照顾众多的报名者,决定一个委员设两名,整个班委任期两个月,“第二梯队”、“第三梯队” 随时准备接替“不称职的班委”。这既是对未任命者的安慰,又是对新干部的警策。13人组成的班委,可谓“机构臃肿”,但是为了争取连任,干部们不得不挖空心思地没事找事干,于是生活委员杨伟昭的“红领巾银行”成立了,宣传委员沈建的小报《 鸣蝉》出版了,劳动委员潘芳奕的卫生管理条令订出来了,文娱委员罗梦琴的“五线谱讲座”也开始了……总之,新干部的荣誉感和少年儿童的自我表现欲望促使工作的主动性、创造性产生了。
  要使学生干部担负起教育同学、维持纪律的重任。我从不要求小干部给我汇报某同学的坏表现(以免造成同学与学生干部的对立),我对小干部们说:“如果同学不守纪律,你们应设法帮助、制止他。动辄告状,是推卸责任的表现。”这样,学生干部不得不去思考工作方法。上期第二十二周的一天自习课,我来到教室,往日的喧闹竟被鸦雀无声所代替,进去一看,同学们静静地在自习,但有两个学生流着泪站在座位上。无疑,学生干部用罚站的方式镇住了课堂纪律,这在教师看来,是不足取的方法,但是对学生来说,这却是他们自己管教自己的一个大胆创举。我们可以设想,久而久之,不仅是学生干部,就是全班同学也将会意识到,良好的课堂纪律靠我们自己创造。
  如果学生具备了献身精神和进取精神,那么,他们会自觉乐意地去组织每一次班级活动,维持班上的好风气,想方设法帮助后进同学,这样,学生干部工作热情的源泉,就由兴趣、表现欲上升为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感了。如果教师善于培养并保持、发展这种责任感,那么,它将会由对一个班集体发展升华到对一个社会、整个祖国的责任感,这,才是我们培养学生自治能力的根本目的。
  权威转化——学生自理的良策
  科学的学生自理,既应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又应体现教师的主导作用。“主体”与“主导”有机结合的关键,在于班主任要善于把教师的权威转化为集体的意志。其含义有二:一是班级管理中必须要有班主任的权威,没有这种权威,教师的主导作用便无从体现,学生集体便失去了思想核心,班集体很容易成为一盘散沙;二是班主任的权威不应表现为直截了当的“发号施令”,而应当以学生集体意志的形式表现出来。特别要注意的是,这里强调的是“学生集体”,而不是少数学生干部。换句话说,让学生自理并不仅仅是班主任把自己的权威变成学生干部的权威,而是要发挥所有学生的主体作用,使每一个学生参与班级管理。
  把教师的权威转化为集体的意志,这是班级管理中引导学生自我管理的重要原则。根据我对班主任工作的探索和体会,完成这种“权威转化”的具体方法,主要有四点。
  一、引导集体。引导集体是指班主任在班集体形成之初,要巧妙地引导学生把教师对学生的管理要求当作自己的愿望提出来,使班级纪律在学生心目中不是“班主任对我的要求”,而是“我自己对自己的约束”。新生开学,我往往递进地提出三个问题让大家讨论:“大家是否希望咱们的班成为一个优秀的集体?”(对此,学生的回答往往一致:“当然希望啦!”)“既然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愿望,那么,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每个人应不应该努力克服自身的缺点呢?”(学生们经过思考、议论,认识也能统一:“当然应该。”)“要克服缺点,班级需不需要制定一些规章制度呢?”(通过学生反复讨论甚至争论,至少绝大多数学生能够说:“当然需要。”)在此基础上制定的纪律,就已不仅仅是教师强加的“条条框框”,而成为学生集体的内在要求。另外,对于某些非要教师自己提出的纪律要求,班主任也应尽量设法通过学生的口提出来。和学生第一次见面,有时我还出一些小调查题让他们笔答:“以后班里出现违纪现象时,你希望李老师怎么办?”“当你犯了错误时你希望李老师怎么办?”……基于对学生心理的了解,更出于对学生的信任,大多数学生的答案没有让我失望:“希望李老师严格要求我们!”而且学生往往还提出许多具体的措施。这样,我以后大胆管理班级,就不是我与学生“过不去”,而是满足他们的愿望。因此,引导学生集体,实际上是让学生在进校之际,便在思想上处于自我管理的位置。
  二、利用集体。利用集体是指班主任要善于发现学生集体中,客观存在的一些与教师权威一致的积极因素,利用这种积极因素来抑制集体中的消极因素。由于这些积极因素既是学生集体中的客观存在,又与教师意愿不谋而合,因此它虽然蕴含着班主任的教育意图,却使学生觉得这是集体的意志,而非班主任的权威。以对自习课的管理为例,班主任无疑希望自习课纪律良好,学生集体当然也有这个愿望。于是,对少数违纪学生的纪律惩罚,我从不以班主任个人的角度提出,而让学生自己摆违纪现象,论违纪危害。这样,对违纪学生来说,他们受到的惩罚,并非班主任的“铁腕”,而是来自学生集体的谴责与制约。再以对学生干部管理为例,要求学生干部认真负责,这是我与全班学生的共同愿望。在我看来,学生干部决不应只是对我负责,而应首先对学生负责,这二者是统一的。因此,对班委干部的管理,与其让我督促,不如组织全班同学监督——学生定期对班干部投信任票,并进行书面评议。这样,学生之间的互相监督与制约,使每一位学生参与班级管理成为可能。

培养学生干部的自治能力(2)
    三、规范集体。规范集体是教师权威向集体意志转化的表现形式——学生的自我管理应规范为一种班级常规制度,以避免即兴性、随意性。本着这样的思路,我在担任高九○级一班班主任时,尝试着与学生共同制定班级法规,以此作为一种制度对班级进行日常管理。我先引导学生确立制定班级法规的原则:“广泛性”——尽可能地包容班级一切可能出现的违纪情况,以后凡是班内出现了违纪现象,老师和同学都可以从中找到相应的处理措施;“可行性”——不仅提出纪律要求,同时有相应的强制办法,明确“违反了又怎么办”,避免有“法”不“依”;“互制性”——既体现出学生之间的互相制约,也体现出师生之间的互相制约,特别是对班主任的合理制约。人人参与管理,人人又被管理。原则确定之后,我让每一个学生都起草一份《 高九○级一班纪律管理条例》,然后交学生干部归纳、整理、加工,形成初稿。再交学生反复讨论,最后全班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通过了《 班级纪律管理条例 》。《 条例》包括“学习纪律”、“寝室纪律”、“清洁卫生”、“体育锻炼”、“值日生”、“班干部”、“班主任”、“其他”共8个部分40条,基本上覆盖了班级管理的各个方面和环节。《 条例》一旦正式生效,便成了班级“法律”。在它面前,班上任何人(包括班主任),既是守“法”者,又是执“法”人。师生平等的班内管理,便是共同维护和保证《条例 》的权威,便是维护自己的权威。对学生来说,维护《 条例》的尊严,便是维护自己的尊严。这样,班级管理便由随意走向了规范,由“人治”走向了“法治”。
  四、服从集体。服从集体指的是班主任对集体意志的服从。班主任的权威已转化为集体的意志,并规范为班级规章制度,那么,班主任就应同所有学生一样,服从集体意志的结晶——班级法规。面对班级法规,班主任越是炫耀自己的权威,凌驾于集体意志之上,便越没有权威;相反,如果教师越是“放弃”自己的“权威”,自觉服从集体意志,那么,他实际上已在学生心灵中牢牢地建立了自己真正的权威——因为班主任严于律己的行为会使学生心灵受到震动,从而同样自觉地接受集体意志的约束,这同时也就是接受班主任的大胆管理。《 高九○级一班纪律管理条例》中,对我有如此规定:“凡每月对学生发火超过一次,或下课拖堂两分钟以上,或错批评同学一次,均罚扫教室一天。”三年中,我好几次“犯规”,开始学生不好意思罚我扫地,我便主动认罚,一人扫教室,(我认为班主任“依法自惩”必将提高《 条例》的权威性——这实际上也是班主任真正的权威之所在!)这样,“纪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日益深入学生心灵。有了这样的集体意志,我便不需要因而也就主动放弃了“个人权威”,但我甘愿受罚的“傻劲”却使我通过集体意志表现出的个人权威大大增强:凡学生违纪,我便照章惩罚,结果很少有人不从,因为学生把这看成是自己对自己的惩罚,因为班规是他们自己制定的,更因为面对班规,人人都没有特权。
  在班级管理中,班主任权威的巧妙转化,的确是学生自我管理的良策。其意义不仅在于使学生的自我管理科学化,更使教师的班级管理民主化。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