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教育理想:把学数学变成有趣的事

以自己的姿势飞翔

 
 
 

日志

 
 

梅梅原创:《分数》“关注学生的学”的点滴做法(反思3)  

2010-12-26 21:22:19|  分类: 教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教师,我欣赏一节课的完美设计,我更欣赏一节课学生们的精彩表现。现在,我已经从关注老师如何去教转换到更加关注学生如何去学。观课是这样,自己备课这样,在我的课堂上我也有这样的变化。

从前我通常比较关注如何去教(实施我的精心设计的教案例如我会考虑所提出的问题的类别与数学有关吗?这是组织教学方面常规管理性问题吗?是记忆性问题?理解性问题?推理性问题?创造性问题 ?我还会考虑挑选回答问题方式提问前先点名?提问后让学生齐答?提问后让举手者回答?提问后让未举手者回答?提问后改为其他同学回答?我还要考虑我的理答方式打断学生回答或自己回答?对学生回答不理睬或消极批评?重复自己的问题或学生的答案?对学生回答或称赞?鼓励学生提出问题?……

 

但是现在,我变得越来越关注学生了(关注学生学习的学习方法、精神状态、学习能力、多元智能是否被挖掘和锻炼……例如:学生的兴趣如何、学生的参与率如何、小组合作学习的情况怎样、课堂上教师目光的分配是否科学、是否尊重学生差异、如何保证学生的独立思考权利,学生思维活跃程度如何,教师是否注意培养学生积极思考、勇于发言习惯,是否注意调动部分“我自岿然不动”学生的主动参与热情,是否善于鼓励那些羞于表达的学生开口说话……只要能想到的,我都会用心

原来听课,我总在意学习别人完美课堂流程、精彩的题目设计、五花八门的招数,我觉得这样可以提高我的教学水平,我也经常看到一些课上学生的积极性被激发,思维灵活快捷,表现欲很强……这时,我就在心里和我的课堂对比,想到如果换了我的学生会不会也有这个教学效果。但我不知道,学生迸发出的每一次思维的火花,都不是没来由的。由此可见,通过关注学生的学习情况,同样可以促进教学水平的提高,从而改进以后的教学设计与授课方式。下面我从“学生方面”谈一谈我执教《分数的意义》一课的点滴做法。

 

 关键词:课堂交流实现“无缝对接”      构建共同的话语体系可提高对话效率

课堂交流主要包括生生之间和师生之间的交流。生生交流通常包括组内交流,组间交流,全班交流三个层次。师生交流则包括师生一对一的个体交流和一对多的群体交流两种(我想到的暂时就是这两种……)

这节课上,我让每个同学都充分体验操作过程,然后每个同学在组内充分表达个人见解,组内每个人的见解碰撞,得到第一次优化后,再在全班交流中明晰各种方法,这些方法在同学们的交流和思维碰撞中、在老师的指导下会得到优化。这个过程,使每个孩子在独立思考的基础上都有自己的收获。至于收获多或少,老师不必过分关注。只是,这种“多样化”加“优化”的思想渗透在学习过程中, 长此以往,孩子们肯定会受益匪浅。

共同的“话语体系”是一个我刚刚接触到的新名词,百度了一下:

话语系统(话语体系)discourse systemsdiscourse system

1952年,美国学者Z.Harris发表话语分析”(Discourse Analysis)一文,标志着现代话语分析理论的开端。所谓话语系统是指语言作为一种社会交往方式在具体情境中的运用形式,它既不单一地指语言学中的语法规则和语言结构,也不完全只是个人的言说行为,而是语言在具体运用过程中与语境之间构成的一种建制性关系。一种或一套话语系统中往往包括发话者、受话者、信息或文本、语境、目的、欲望等要素。虽然说所有的话语实践都要受制于一定的语法规则或语言结构,但由于话语的发话者和受话者都是一些欲望主体,他们在具体的言说或交往过程中总要借助于文本来传达自己的愿望,这就使得话语运作具有极强的意识能动功能,换句话说,话语的主体实际上都是意识能动体,语言交往是一套用来反映主体意志的话语建制。在这里,话语本身的性质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意识形态的实践功能,即权力主体双方信息交流与反馈的结果。

因为话语作为社会交往形式主要的是为完成某种社会功能而存在的。尤其是居于主导的一方总要借助于一定的话语形式来激发、指引某种欲望,引导消弱或消除另一些欲望。但是另一方面,既然话语作为一种欲望系统存在于社会交往过程中,它在传达其拥有者内心的意志和愿望的同时,还必须能够为受话者所接受,这就不可避免地要反过来受制于受话者,因而不能只满足于表达发话者自己的愿望,而是还要考虑到在何种情况下、以何种方式表达才能被受话者所接受和理解。而这样一来,就必然会在用来传达愿望的文本上留下空白和缺口,因为受话者也是欲望主体,也有自己的意志和愿望,面对已被编码的文本,他既可以通过认同或接纳的方式也可以通过沉默或拒绝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愿。因此,同一种话语形式,从发话者的维度看,它是实施话语控制的手段和工具;而从接受者的维度来说,它又可以成为受话者用来对抗发话者话语控制的利器。

根据美国学者Schiffrin(1994)的研究,话语系统具有封闭性和开放性双重特征。

      这个概念很抽象,举个例子说说:比如,当遇到一个比较难解决的问题,我就会问同学们:“……还解决不了,怎么办?我们的万能钥匙呢?”孩子们肯定会大声的说:“转化!”因为,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在课堂上说过:“当我们遇到新问题解决不了,就要想到把它转化成我们学过的知识来解决,这是一把百试百灵的万能钥匙。”所以,当我一提到“万能钥匙”,孩子们首先想到“转化“。这就是师生之间或者班级的“共同的话语体系”。这个词背后蕴含着师生共同认可的特定内涵。这种词语一旦说出来,这个集体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明白它的意思是什么。这种共同的话语体系很重要,使用这样的词语,可以高效、节省、简洁明了。 

关键词:举个例子说说……     

       分数的意义这个概念非常抽象,虽然我安排了充分的个人小组操作,引导他们仔细研究了特定的分数,而且我引导他们根据研究结果,总结出了“单位1”的概念并体会了其内涵,“平均分成若干份”,“表示其中的一份或者几份”……我还是不放心那些理解能力差点的同学,于是,我就问“我还想让同学们对这个概念更明白,怎么做就可以?”孩子们大声说“举个例子说说!”(这就是我们共同的话语体系啊!)我顺势在分数概念前面写上“像……这样”,“请同学们再来读一读,是不是更明白了?”……关注每个孩子。不让任何一个人在我的课堂上掉队。我,从细节入手,竭尽全力。

        关键词:  关注独立思考权利    练习纸的作用

          在练习题设计上,我非常用心,力求做到“层次好、内容精、形式活、思维价值高”,而且在练习题的处理上,我更是努力给每个孩子留有独立思考的空间。我一贯反对优生霸占课堂,让思维慢的同学没有机会思考。所以我设计使用了练习纸。练习纸上有三个需要思考才能得出答案的题目。“涂一涂”“画一画”“填一填”。分别对应着分数单位的理解、单位“1”的思考和已知单位“1”求拿出球的个数。这三项,反应快的同学会脱口而出,而反应较慢的同学则需要较长的思考时间才能得出答案。每一个题目,我的处理方法都是先让同学们自己写在练习纸上,这也是留给所有同学的独立思考时间。然后我再问,“是多少?”“为什么?”这样,每个同学的独立思考权利得到了保障,考虑“为什么”的问题才变得有可能、有价值。

       反过来,如果直接出示题目,让同学回答,举手最快的同学往往“渔翁得利 ”(这样的同学在班里寥寥无几),他们说出了答案,并且说出了得出这个答案的思考过程,其他同学还会思考吗?肯定不会。他们思考的权利被优生剥夺了。长此以往,会怎样? 我不敢想……

 

        作为一名教师,每一节课都有收获,这种收获需要及时反思。点滴反思,会积累成溪水。多条小溪水,汇集成大河。 成长,不知不觉。梅梅原创:《分数》“关注学生的学”的点滴做法(反思3) - 梅梅老师 - 我的教育理想:把学数学变成有趣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